首页  >  要闻动态  >  要闻

福州家具制造营运部

来源:技术     时间:2021-12-07 05:29

福州家具制造营运部pje29,西宁养殖经销部,海北食品机械经销部,马鞍山通用设备制造营运部,攀枝花皮革总公司

福州家具制造营运部

  原标题:所罗门反华骚乱背后:台湾用邪教组织“一贯道”大搞渗透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南太岛国所罗门群岛首都霍尼亚拉的局势相对平稳,秩序逐渐开始恢复。28日,所总理索加瓦雷发表骚乱以来的第三次全国讲话,谴责这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并强调不会辞职。   中国驻所外交机构连日来和侨界开会,收集诉求,并提醒大家加强安全防范。一周前突如其来的骚乱让生活在该国的华人华侨仍心有余悸。本月24日、25日两天,所罗门群岛“亲台”省份的激进分子挑起事端,进入首都冲击议会大厦,要求总理辞职,然后别有用心地洗劫唐人街,烧毁华人店铺。   所罗门群岛曾是台湾在太平洋的最大“邦交国”,索加瓦雷2019年4月执政后,所很快与台湾“断交”,并于同年9月与中国大陆建交。在当地打拼的中国商人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家都高度怀疑此次骚乱背后有台湾民进党当局的影子。   谈到该国这些年的变化,有华商表示,台湾过去拉拢所罗门群岛的方式就是“撒钱”,但多少年下来,当地没有什么发展,而中国大陆援助当地的方式更注重“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只可惜当地并非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无家可归,失去收入”的华商   28日,所罗门群岛的华商给《环球时报》记者发来几段视频。视频记录了遭暴徒洗劫焚烧的霍尼亚拉华商店铺和当地学校的惨状。在一些受损特别严重的街区,当地人已开展清理工作。此前一天,记者还独家获得一份当地某商会提供的部分受损华商的情况调查表,其中在“当前困难”一栏注明“无家可归,失去收入”的商户占大多数。从这份记录着大约70家商户损失的表格中可以看到:他们大多来自广东、福建等地,很多人“受损情况”一栏都填写着“店铺被烧”“仓库被烧”,甚至有人注明价值5000多万所元(1所元约合0.8元人民币)的货物和车辆被烧。   2006年4月,所罗门群岛也发生过政治暴乱,并殃及当地无辜的华人华侨。在所罗门群岛打拼已有14年的中国商人A先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这次骚乱的情况看上去比2006年那次更严重,因为暴乱分子是针对当地设施进行无差别攻击,不仅华人店铺被烧,当地学校、银行甚至警察局也被暴徒烧掉,但受损最严重的地方还是在唐人街。”据了解,A先生的店在市区,因此并未受到太大影响。尽管周末两天当地局势相对平静,但大家也听到有消息说“周一可能还会有事情发生”。A先生的店目前有十几名工人在把守。   已在所罗门群岛生活3年的J小姐目睹了24日和25日骚乱的整个过程,这几天她一直藏身首都的一座教堂,靠修女的帮助才能确保饮食和安全。J小姐告诉《环球时报》记者:“目前我接触到的当地人都在表达对骚乱的恐惧和厌恶,对我们的遭遇表示同情和歉意。”   在所罗门群岛一个当地华人的微信群,《环球时报》记者刚提出采访的想法时,不少人都心存疑虑,有的表示“局势不明朗,我们还没渡过难关”,有的则希望先确认记者身份的真伪,“担心遇到别有用心的人”。种种迹象表明,不安和警惕的乌云仍然笼罩在当地中国商户的心头。微信群里各种安全提醒时有出现。   A先生陪中国驻所罗门群岛大使去唐人街了解华商受损情况,据他介绍:“最近几天使馆一直召集我们开会,商讨安置无家可归的人,当地商会也把收集到的信息及时反馈给使馆,希望尽力帮助受损的中国商户,还有热心的华人华侨提供住所帮助那些处于困境的同胞。”   疫情对中所两国合作造成影响   南太平洋岛国所罗门群岛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个陌生的地方,但熟悉二战史的人都知道那里发生过著名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美军在那里战胜日军,最终夺得整个南太平洋地区的制海权。所罗门群岛西南距澳大利亚1600公里,西距巴布亚新几内亚485公里,首都霍尼亚拉就在瓜达尔卡纳尔岛上。陆地面积2.84万平方公里的所罗门群岛,全境有大小岛屿900多个,人口约72万。   2017年曾有报道说,“中国是所罗门群岛第一大贸易伙伴,当时在所华人华侨就有数千人”。2019年4月,所罗门群岛举行大选,索加瓦雷领导的政党联盟赢得议会多数席位。索加瓦雷当选总理并组阁执政后不久,内阁会议决定与台湾民进党当局断绝所谓“外交关系”。2019年9月21日,中所两国正式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建交后,两国关系发展迅速,外界普遍对所罗门群岛的发展建设大大提速寄予厚望。2019年10月,所罗门群岛成为中国公民组团出境旅游目的地。今年5月5日,中国援建所罗门群岛2023年太平洋运动会体育场馆项目开工仪式在霍尼亚拉举行,该项目是中所两国建交后经济技术合作的第一个大型成套项目。   “总体说所罗门群岛什么都靠进口,什么都缺。”J小姐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以食品为例,所罗门群岛食品工业生产能力很低,除部分鱼罐头、饼干、瓶装水等是国产的,其余全部来自进口。J小姐说:“所罗门群岛没有什么耕地,大米作为当地人的日常主食,主要从澳大利亚和中国进口;鸡翅、牛肉、香肠以及部分蔬果进口自澳大利亚;方便面、午餐肉进口自中国和马来西亚;风味饼干和汽水饮料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越南。中国人在所罗门群岛主要从事批发零售和餐饮业,当地的供货商基本都是华人。”   J小姐还和记者分享了当地网络媒体上的一段话:“我们知道中国人控制两样东西:商品批发和房地产,这赋予了他们控制价格的权力。现在,随着中国企业被烧毁,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旦他们今天提高价格作为报复,或者为弥补损失,这将对整个国家造成严重影响,我们希望事情能好起来,否则,就只能回到村里种地为生。”但据J小姐说,这篇文章后来很快被删除。在华人的微信圈里,大家相互提醒,要提防有人借“哄抬物价”激化矛盾。   J小姐说,所罗门群岛作为一个岛国,国内有相当一部分人从事海运相关行业,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运力削减,时效性降低,这部分人的收入锐减,影响到日常生活。同时境外游客人数趋近于零,部分酒店倒闭,服务业大量裁员。中国人这两年的生意也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其实当地很多华人希望介绍国内的一些企业来投资,但疫情之下,不得不考虑可行性。   除了“撒钱”,台当局还靠邪教组织渗透   英国《卫报》等国际媒体25日已报道,参与此次骚乱的分子主要来自所“亲台”省份马莱塔省,该省反对所罗门群岛2019年与中国建交的决定,并要求总理索加瓦雷辞职。此次所罗门群岛骚乱后,网上流传的一张图片显示,一家商户将“青天白日旗”挂在外边,疑似因此逃过一劫。这幅图片也引发当地华商对台湾民进党当局在此次骚乱中所扮角色的猜测。A先生说:“挂旗的那栋建筑属于一位华人房东,该房东对商户挂那面旗子的举动非常愤怒。前几个月,所罗门群岛马莱塔省省长苏达尼赴台治病,回来后就发生这样的骚乱,很难不让人起疑。据说,他们是用船把暴乱分子运过来的。”   “马莱塔省省长赴台治病是本次骚乱的前因。”聊城大学太平洋岛国研究中心特约高级研究员杨鸿濂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苏达尼长期接受民进党当局的好处,因此在2019年中所建交时,他的利益受到冲击,加剧了对索加瓦雷的不满。他认为:“随着两人的政治实力差距正在变得越来越大,苏达尼需要跳出来搞出一些事来,所以这次也是借机大做文章,以实现自己的政治诉求。”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熟悉南太平洋国家政治概况的国内专家说:“虽然民进党当局没有在明面上鼓动,但这是其在南太地区长期活动一个结果。例如,在苏达尼赴台治病中起到作用的台邪教组织‘一贯道’就在该地区一直存在,他们以‘宗教慈善’的名义进行渗透,并在近年加大了活动力度。另外,在2020年的基里巴斯大选中,民进党当局也被指在美国的指使下扶植反对党。台湾在南太岛国的援助主要是在农业上,其次是教育。他们将小农庄生产的瓜果蔬菜分给当地民众,用‘小恩小惠’蓄积好感。”   台当局多年的拉拢对当地人的影响不可忽视。2018年来到所罗门群岛的J小姐说:“2019年中所建交时,曾有马莱塔省人在地上写“中国人滚出去’,拍照并发在网上。我出门时,有些当地人会冲我喊‘Taiwan No.1’。据我所知,所移民局权力人物之一克里斯就曾在台湾留学7年,中文很好却非常排华。这对中国公民的签证申请造成许多不便。”   “以往台湾在当地的运作方式就是‘撒钱’,把钱给‘上边’,‘上边’再层层分发,相当一部分给了各个选区,花在选举上。但多少年下来,当地没有什么发展,当地人形成没钱就伸手要的习惯。”A先生向《环球时报》记者道出了一个差别:“中国大陆的思路不一样,更多是‘授人以渔’,注重当地的长远发展,帮助当地人获得改变自己生存状况的能力。”但除一些学历比较高的人以外,当地普通民众对“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理念认识不深,甚至有政府官员在开财政会议时还问:“以前台湾给多少钱,现在中国大陆给多少?”A先生说:“平时跟当地人接触时,我也会注意普及正确的脱贫理念,希望能帮助当地人改变一些观念。”   据A先生透露:“所罗门群岛比较反华的人,确实大部分来自于人口大省马莱塔,他们的文化水平不高,很容易被蛊惑。有一天,有个马莱塔省的人来我的店里买酒,就说什么‘中国人回去,我们要台湾’。而首都所在的瓜岛就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不过,华人在这个国家经商,相对有些钱,当地的仇富现象还是有的。”但A先生强调说:“马莱塔省的人其实非常勤劳。我店铺里有很多人都是那里来的,但他们跟我一起工作时间长了,明白怎样才能真正改变自己的命运,所以没一个人反华。”   谁是所总理“不想点名”的外部势力   所罗门群岛总理索加瓦雷26日表示,骚乱是由外部势力煽动干预,或与该国2019年与民进党当局“断交”、与中国大陆建交有关。他还提到,外部势力还怂恿该国暴徒制造骚乱。尽管他说知道外部势力是谁,但“不想点名”。   索加瓦雷口中的“外部势力”到底是谁?《环球时报》记者从澳大利亚罗伊研究所研究太平洋国家援助情况的相关网站可以查到2009年到2019年的数据显示,美国对所罗门群岛的援助近几年直线增加。《外交学人》网站2020年的一篇文章透露,美国承诺向所罗门群岛马莱塔省提供2500万美元的援助,“一些观察人士将此视为美国支持所反华运动,这是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进行更广泛抵制的一部分”。   “在所罗门群岛,有相当多的澳大利亚人,他们掌握大量房地产,看上去很受当地人尊敬。”J小姐说,由于澳大利亚在南太地区有较大的影响力,所罗门群岛当地人对澳大利亚的文化和商品十分推崇。她认为,当地人对中国人难免有一些防范,“以前西方世界一直灌输的负面思想不是立刻就能消除的”。   “美国等国把南太地区看成是大国博弈的战场。”杨鸿濂提到拜登政府今年9月提出的向14个南太平洋地区主权独立的岛国每年投放10亿美元的计划,该计划也被称为南太版“马歇尔计划”。他认为:“该计划并没有明确每个国家可以分到多少钱,而这就需要看各个岛国的‘表现如何’,能否帮美国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了。”据《纽约时报》等媒体援引分析人士的话说,“所罗门群岛近年来一直处于地区地缘政治竞争的中心”,在中所两国建交后,马莱塔省仍与台湾保持关系并得到台湾的支持违反了所罗门群岛中央政府的立场,而美国直接向马莱塔省提供外援,更是加深了该国内部的裂痕。